你好,游客 登錄
背景:
閱讀新聞

IT和OT正在走向融合

[日期:2020-09-22] 來源:企業網D1Net  作者: [字體: ]

  IT和運營技術之間的界限正變得越來越模糊。邊緣計算是會造就還是打破IT與OT之間的關系?

  IT和OT(運營技術)一直占據著兩個獨立的世界。OT關注的是一個組織的垂直、專有的系統--在制造、醫療保健、物流等領域--以及運行這些系統所需的專業知識。多年來,OT一直傾向于抵制開放這些系統并將其與IT進行集成,即使是在面對旨在彌合鴻溝的新的邊緣計算和物聯網計劃的時候。或者,IT部門和OT之間的通信線路可能從來就沒有建立起來過。

  問問信息官Satya Jayadev就知道了,他去年聽說高性能半導體制造商Skyworks Solutions的OT部門正在為其組織招聘一些技術人員。Jayadev很好奇。“我們開始問:你們雇傭他們是為了什么?他們在為你做什么?”他想知道OT是否想在沒有咨詢IT的情況下建立自己的分析解決方案,盡管事實上IT已經在使用的分析軟件也工作得很好。

  “我們不想再重新發明輪子。IT已經建造了輪子,”Jayadev說。“當我們開始調查時,我們意識到,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和他們正在做的事情之間有很多共同點。”

  這種共性帶來了一個大的機遇:整合OT和IT的資源,通過將OT系統裝備起來,并將它們插入到大的邊緣分析中,將可以為業務帶來持久的價值。潛力是大的,但是信息官們在建立有效的IT/OT關系方面面臨著大的挑戰。

  兩種文化的故事

  IT和OT之間的哲學鴻溝是根深蒂固的。今天,IT代表了敏捷性、可伸縮性和商品基礎設施,而OT則會優先考慮精度、可預測性和牢不可摧的安全性/可用性。

  但邊緣計算和物聯網--更不用說是與2019冠狀病毒相關的生產和供應鏈中斷--已經模糊了兩種文化之間的界限。物聯網設備為OT系統的監控和控制帶來了新的水平。此外,這些物聯網設備所連接的前沿部署也有望為處理OT設備產生的大量數據提供新的分析能力。

  然而,許多OT組織也認為邊緣計算是重復的,甚至可能是有害的。“向OT推銷這種價值主張具有挑戰性,”IDC負責IT/OT融合策略研究實踐的研究經理Jonathan Lang表示。“他們已經擁有了傳統的有線連接和工業網絡能力,以及SCADA(監視控制和數據采集)系統和控制系統,可以很好地滿足他們的需求。”他說,OT的領導者還認為,集成新系統可能還會威脅吞吐量和可靠性。但是,生產要求正在迅速變化,設備也可能需要迅速地改變。“當IT開始干擾他們的設備時,就會轉化為生產力上的損失,”Lang說。

  Lexmark通過將相關項目定義為了“價值證明”而不是概念證明來說明OT中的邊緣計算。“如果你把重點放在了解決問題上,并有明確的回報,那么你就有機會在與OT的談判中占有一席之地,”高級副總裁兼信息與合規官Brad Clay表示。“盡管如此,重要的依然是要明白,在OT的世界中,在實施任何更改之前,他們總是會小心地充分了解對其流程的影響。這可能會讓你覺得他們沒有接受,但你需要理解他們的觀點,以及采取改變的時機。”

  根據IDC 2020年對1014家制造商的調查,目前全球79%的運營資產已經與網絡相連,高于2016年的60%。其余21%的運營資產中,大部分根本沒有數字化的能力。“而對于這些設備,邊緣計算具有將儀器和資產連接在一起的潛力。”Lang補充道。

  信息官可以在培養與OT同行的富有成效的IT關系方面發揮關鍵作用,并充分利用不斷增長的機會。在實際情況下,形勢已經在推動這兩個派別朝著共同的目標前進了。

  新的現實要求IT與OT之間的團隊合作

  集成IT和OT系統的安全風險是真實存在的。當OT傳感器和執行器開始與后端IT系統進行通信時,針對惡意黑客的新的攻擊載體就會打開--并須由IT和OT共同來進行解決。“IT可以大規模、快速地感染和消滅OT環境,就像WannaCry和NotPetya一樣,”施耐德的CISO Christophe Blassiau說。“OT和IT專家需要通力合作來保護工廠和關鍵的基礎設施。”

  至于回報,IT和OT的領導都將受益于將相關業務添加到所有由OT產生并由IT系統捕獲的數據中去,這是一種對整個組織具有切實利益的緊密協作的努力--這一點很可能會得到上層管理人員的贊賞。

  今天,根據上述IDC的研究,37%的制造商報告說,IT和OT仍然是分開的,但會向同一個執行領導報告,而33%的制造商說,盡管執行領導可能仍然是分開的,但至少會有一部分IT組織與OT組織是可以整合的。

  在Skyworks,“OT的一些部分正在成為IT的一部分,”特別是分析,Jayadev說。COVID-19導致了供應鏈的中斷,迫使該公司須提高吞吐量,并大限度的減少浪費。Jayadev表示,“只有我們把這些信息納入其中,并使用強大的分析工具來對數據采取行動,你才能做到這一點。”除了分析之外,OT和IT團隊也仍然在“高度合作--我一直試圖將他們都納入到同一個流程下,而不一定在同一個組織下。”

  去年11月,Skyworks成立了一個由十多位OT和IT領導人組成的委員會,他們現在會定期開會討論OT的問題和機會,并展示現有的IT解決方案是如何發揮作用的。Jayadev還邀請了OT的同行來參加IT創新委員會,在那里他們可以看到解決OT需求所正在開發的技術。“我們現在一起成為了這個領域解決方案的塑造者。”他說。

  混合IT和OT團隊

  Lang認為一種趨勢是混合了的“數字工程”團隊--一部分是IT技術專家,另一部分是具有特定領域知識的運營人員--他們可以為問題帶來佳的知識和背景,并以有意義的方式將技術技能應用到運營當中。

  他說,這些團隊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發展,首先是作為獨立的實體在某個特定項目上合作,比如將運營數據匯集到邊緣計算節點的分析解決方案之中。但隨后,他們就會開始采取一種更持久的結構,專注于戰略性的、創新的技術部署,而不只是持續的維護和支持。

  “這些混合小組的主要目的是開始建立這種關系橋梁,讓更多的技術能力更接近業務線,因此,當新的能力進入管道時,它所需要的將不再是一個兩年的周期了。而這種創新文化也將開始得到培育。”Lang說。

  這些小組通會常隸屬于運營官或運營部門,而不是IT部門,但有一個向信息官報告的虛線結構。在紙漿、造紙、汽車和一些加工行業,“許多大公司都在向這個方向發展”,Lang說。“他們將IT技術人員納入到了一個以行動為主導的小組中,而不是將行動人員納入到一個以IT為主導的小組當中。”

  首席信息官和IT仍將控制著戰略架構和整個企業。但關鍵是要在運營中嵌入一些內部人員,以發展這種信任關系,并開始培養雙方的能力,Lang說。

  重復的工作

  支持IT/OT集成的有力的論據之一是減少冗余和浪費。你不會希望構建或購買兩套系統,因為它們在鴻溝的兩邊都做著幾乎相同的事情。

  Lexmark就深知這一點。這家制造商追蹤了具體的產品故障,比如瑞士的一臺打印機出現了油墨融合問題,他們一直追蹤到了生產過程,以了解打印機在中國工廠生產當天的功能如何。但在檢索這些數據時,Lexmark也發現了令人震驚的冗余。

  “那次融合的失敗導致了對600兆字節的數字化、IT數據的分析,”Clay說。

  Lexmark創建了一個由數據湖及其相關平臺組成的“數字線程”--它允許在整個生命周期中通過傳統的豎井式功能透視圖實現單個數據流和集成的數據視圖。對數據進行歸一化后,相關數據量縮減到了60兆字節。

  不過,沒有人會主張在短期內就廢除一種制度,然后去支持另一種制度。

  OT所運行的SCADA系統所需要的低延遲和高可用性,是不太可能改變的。“因此,在我們運營的許多方面,我們并不認為SCADA會很快轉向云端。邊緣計算和云計算可能會出現,但是SCADA將會用來執行操作,而邊緣計算則可以用來提供分析。這是兩條不同的路。”Jayadev說。

  但可能會有一個轉折點,使得IT和OT的功能合并。“如今,IT將OT與所有這些新出現的強大功能包裹在了一起,而且他們也越來越多地重疊在了一起。在某種程度上,將沒有辦法證明這些系統是分開的。一些公司可能會在五年內開始涉足(云計算中的OT),在有意義的地方開發非安全的關鍵資產。”Lang說。

  與此同時,這一切都是為了建立信任。“我們的想法是在這兩種系統中都獲得舒適感和信任,這樣,當時機到來,開始改變關鍵任務的功能時,人們就會愿意這么做。”他補充道。

 

  “你須要有同理心,理解他們的立場,讓他們也理解你的立場,并在你們說同一種語言的地方相遇,”Clay說。“你須得到一個統一的投資路線圖,在那里你所做的投資都將被OT方考慮”,反之亦然。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首页中文字幕中文字幕